易帮公会
易帮公会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

dean230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1张图片

文丨三言财经,作者丨江城

4月17日,随手记官方发布公告,称决定启动战略转型,对原有网贷业务存量开展有序、分批次的业务结清工作,稳步退出网贷业务。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2张图片

这让近8万现存出借人辗转反侧,随后随手记收到大量质疑和投诉。

据中国互金协会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随手记累计借贷金额465.14亿元,借贷余额25.74亿元,当前出借人数为75121人。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3张图片

4月21日,随手记官方披露了具体清退计划:首先需要用户进行确权,经过出借人报名后,投票选举出借人监督委员会,监委会与公司共同制定兑付方案,出借人对兑付方案进行投票,投票通过后即开始兑付。

对于确权,官方给出解释是:确权是确认大家在平台的全部权益,权益的部分包含了本金及收益,也就是说用户在平台的本金和收益均需要进行确认。用户确权后可报名出借人监督委员会、投票选举监委会、投票选择兑付方案及实际兑付。

4月23日,随手记正式对投资人进行确权,随后,随手记的投资人陆续收到短信通知用户在APP里进行投资资金的确认。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4张图片

随手记给出的确权计算方式是:确权本金=用户当前持有的账户内稳盈余额以外的累计充值金额-累计提现金额的剩余部分。若累计充值金额减去累计提现金额<=0的,则视确权本金=0。<>

强制用户确权,并强行扣除用户历史收益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5张图片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6张图片

确权方案一出,成为此次随手记宣布清退最大的争议点,不少用户反映,随手记提供的确权本金方式,实际上是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平台单方面擅自修改账户数据,强制出借人确权。

还有不少用户表示,随手记提供的确权本金方式是在强行扣除用户历史所得的收益。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7张图片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8张图片

据黑猫平台投诉人反馈内容显示,该用户确权本金和确权收益共计21473.39元。但随手记平台却显示其的确权本金10181.69 元,确权收益11257.4 元。

“随手记这是欺诈欺骗我们投资人,本金不应该按照现有的投资额算吗?随手记居然是按照确权本金=累计充值-累计提现-稳赢余额这样的方式计算,竟然把以前投资过的已经兑付的收益减掉,这是极度不合理不规范的。”

据了解,监管规定的确权本金=累计充值-累计提现的充值本金。但是随手记平台给的确权本金却是充值本金减去历史提现本金(包含历史提现收益)。这代表着,出借人的历史收益,已经被算在了充值本金里面。

出借人到金蝶软件园举横幅讨要血汗钱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9张图片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10张图片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11张图片

近两日,因为随手科技在金蝶软件大厦办公,大量出借人来到金蝶软件大厦楼下维权,现场维权人员手中横幅写着,“随手记,还我血汗钱”、“既为良退,何惧面谈”等文字。

用户表示,“现场门口一些金蝶公司的工作人员在登记,感觉维权带头人语气太婉转,很多是外地过来的,如果见不到高层就没有意义。”

据随手记维权用户发布的图片显示,用户称,随手记法务把维权人员骗到了彩钢房,谈判没有结果,期间还不允许拍照。

随手记是金蝶孵化的APP,金蝶创始人持股30%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12张图片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随手记是深圳市随手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法人是谷风,深圳市随手科技2011年7月成立,随手记于2015年9月上线,深圳随手科技的母公司是北京随手科技有限公司。

随手记第一笔融资来自金蝶集团创始人徐少春个人天使投资1000万元。

北京随手科技有限公司于2012年成立,谷风为大股东,旗下拥有随手记、卡牛信用卡管家等多款理财应用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母公司北京随手科技股权比例在2019年8月发生过一次变更。

注册资本由10万改为23.3万元,创始人谷风股权方面由30%提升至70%,而徐少春的比例则由70%锐减至30%。

据悉,谷风曾是金蝶集团高管,还创立了金蝶互联网事业部。公司管理层方面,包括陈信旭、焦义刚在内的多核心高管也都曾在金蝶工作。

据媒体报道,随手记作为金蝶内部孵化的独角兽企业代表,还曾亮相2018年金蝶伙伴大会

可以看出,随手科技和金蝶集团关系密切,且据金蝶集团官微发文显示,金蝶集团承认随手记是金蝶孵化的APP。

随手记也自称金蝶随手记,平台还标有“源自金蝶25年财务沉淀”的介绍。

种种证据显示,虽然随手科技与金蝶集团在股权方面没有直接联系,但是二者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也正因如此,很多出借人当初因为对金蝶的信任才去使用随手记的。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13张图片

目前,很多人在社交媒体发文找金蝶董事长徐少春要钱,让他站出来解决问题。

还有出借人表示,打电话去金蝶总部投诉,问徐少春什么时候能还钱,投诉的人多了,金蝶就会知道严重影响他的金蝶软件客户了,随手记不还就叫徐少春还

也有出借人表示,金蝶和随手记是两个独立法人公司,没任何从属关系,金蝶老板徐少春参股了随手记,打金蝶热线解决不了问题。

但是有其他网友表示,“性质不一样,金蝶是给随手记背过书的,它必须负责。”、“随手记宣传的时候可是打着金蝶的口号,要不是因为金蝶,谁会入这个坑,出事了说没关系。”

难道出借人真的求助无门了吗?

4月20日,深圳市南山区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治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发文称,已关注到关注到深圳市随手科技有限公司(随手记平台)于发布P2P业务退出公告。

随手记爆雷,波及金蝶,出借人赴金蝶软件园讨血汗钱-第14张图片

在此,两部门严正公告称,随手记平台全体出借人密切关注平台清退工作,明辨信息真伪,切勿造谣、信谣、传谣,依法依规反映诉求、共同监督平台公开、有序清退;如发现平台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可依法依规向南山区网金治理办或南山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反映举报。

随手记一面宣布良性退出,一面却一味的收割出借人,强制用户确权,并强行扣除用户历史收益,既不合常理,也违背相关法规。

随手记当下要做的是及时解决出借人的问题,而不是在公众号发布五期的“谈转型退出”,这样的文章对出借人来说是只“谈”不行动,无法解决当下难题。

就随手记目前情况来看,不知道金蝶会不会出手援助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标签:随手记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