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借贷余额仍有25.74亿,在宣布退出P2P后,如何能保证资金持续兑付成为考验

出品 | 每日财报

作者 | 南黎

近日,一则公告的发布让近8万人坐立难安,4月17日,随手记官方发布公告,称决定启动战略转型,对原有网贷业务存量开展有序、分批次的业务结清工作,稳步退出网贷业务。公告发布后随手记便遭到了大量的质疑和投诉。在第三方平台上,随手记被舆论淹没,关于随手记扣押本金、克扣历史收益相关的投诉量激增。

中国互金协会信披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随手记累计借贷金额465.14亿元,借贷余额25.74亿元,利息余额7387.42万元,当前出借人数超7.5万。

4月20日,大批出借人开始通过公安、经侦、网络平台推进维权,随后,深圳南山区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治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发布《督导随手记平台妥善处置风险保障出借人合法权益的公告》,要求随手记妥善处置存量风险,保障出借人合法权益。

随手记官方也曾披露了具体清退计划:首先需要用户进行确权,经过出借人报名后,投票选举出借人监督委员会,监委会与公司共同制定兑付方案,出借人对兑付方案进行投票,投票通过后即开始兑付。

因为质疑声逐渐高涨,随手记官网再次发文解释确权的事,虽然看起来像是给借人喂了一颗定心丸安抚一下受伤的心情,但此次并没有解决实质问题。随手记并没有明确表示能拿回来多少钱,相当于你想要钱还得先确权,具体能拿回多少钱还不确定,后面的事再说;如果你不确权,流程也没法走下去。

对此,《每日财报》发函询问,对于是否已经妥善解决,但并未得到相关回复。

蓄谋已久?无奈之举?

此次真的是单纯的转型需要吗?到底是蓄谋已久?还是无奈之下的选择。其实,对于P2P公司来说,相比之下,退出也是它们最好的选择。

2019年1月,监管在《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175号文)明确提出:将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除部分严格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

2019年12月监管进一步趋严,监管发布《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83号文)。83号文已经明确了P2P平台的清退时间:网贷机构存量业务按照到期即还的原则,原则上在1年内清退完毕;存量业务规模在50亿以上且借款期限大部分在1年以上的,原则上应在2年内清退完毕,且不得新增网贷业务。

因为强监管环境以及P2P商业模式的缺陷,经营情况也在每况愈下,2018年度财务审计报告显示,其报告期内营业收入4.20亿元,同比下降31.4%;营业利润1898.41万元,同比下降73.4%;净利润1645.88万元,同比下降76.3%。

而疫情又加剧了平台运营的难度,因此在具备申请条件的基础上,开始启动战略转型。由此观之,随手记决定转型并退出网贷业务,更多的是出于无奈。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8月,厚本金融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浦东警方立案调查,公司CEO和副总裁等23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查封相关涉案资产。相关人士透露,随手科技是厚钱包资方之一,为厚钱包借款人提供出款。可以确定是,踩雷厚本金融,或多或少对随手记资金管理、现金流造成负面影响。

与金蝶软件到底有何不为人知的关系?

可让人费解的是,出借人却来到了金蝶软件园举横幅讨要血汗钱,随手记和金蝶软件有着怎样的关系?表面上,随手记和金蝶是相互独立的,但实际上二者之间还是有故事的。

工商信息显示,随手记是深圳市随手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公司法人为谷风,系北京随手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北京随手科技有限公司于2012年成立,谷风为大股东,母公司北京随手科技股权比例在2019年8月发生过一次变更。注册资本由10万改为23.3万元,创始人谷风股权方面由30%提升至70%,而徐少春的比例则由70%锐减至30%。目前,谷风间接持股比例为70%,徐少春间接持股比例为30%。

徐少春系金蝶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旗下金蝶国际是港股上市公司。据悉,谷风也曾是金蝶集团高管,还创立了金蝶互联网事业部。公司管理层方面,包括陈信旭、焦义刚在内的多核心高管也都曾在金蝶工作。

早期随手科技的曾用名为深圳市金蝶随手网科技有限公司,随手记第一笔融资来自金蝶集团创始人徐少春个人天使投资1000万元。随手记是在2014年上线的理财板块,除基金、银行业务之外,还有第三方平台的P2P产品,而平台一直是拿着金蝶集团为自己背书,称平台“源自金蝶25年财务沉淀”。

不少用户表示是看中金蝶这块金字招牌才成为随手记投资者,如果没有金蝶的背书和承诺,估计没有多少人敢在随手记平台放心投资。如今,金蝶似乎依旧保持着沉默的态度,让投出信任票的投资者有点失望。

有公开媒体报道称,在目前8万多名出借人中,也有金蝶的员工,他们比普通投资者更加对随手记深信不疑,但在此次清退风波中又敢怒不敢言。

随手记被砍掉后,还剩多少时间残喘?

而随手记也已进入清退阶段,剩下的卡牛信用卡管家又将何去何从?

公开资料显示,随手记于2015年9月上线,由深圳市随手科技有限公司运营,随手科技研发及运营了随手记、卡牛信用卡管家等多款知名理财应用产品,于2017年9月获得由KKR集团、红杉资本等投资的2亿美元C轮融资。

卡牛信用管家同样是随手科技旗下产品,上线于2012年5月,累计为超过8000万用户提供智能账单管理、自动化逾期提醒等一站式综合账单管理服务。

在聚投诉平台上,针对卡牛信用管家的投诉帖共有1730条,投诉内容涉及高利息、高额“砍头息”、泄露个人隐私信息、恶意催收等。在黑猫投诉上,针对卡牛信用管家的投诉帖共有2763条,投诉内容几乎大致相同。

当前,卡牛APP上的主打业务为卡牛瑞贷。《每日财报》通过尝试申请贷款后发现,信用卡借贷激活入口已暂时关闭,有信用卡借贷提示为“受新冠疫情影响,当前暂不支持贷款。”

随手记退出P2P近8万人难眠,缘何与金蝶软件“剪不断、理还乱”?

随手记退出P2P近8万人难眠,缘何与金蝶软件“剪不断、理还乱”?

dean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