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去万元月薪回乡,她把全村留守儿童培养成了小画家

访客 5

在走通了商业这条路后,柳东试图拓宽“村小二”的边界,“这是一个从来没有过的职业,所以我们把它做成什么样,就是人们对它的印象。”

天下网商记者 毛晓琼

当看到手机页面上的总票数超过8万的时候,柳东失声叫了出来。在她的印象里,美营村一共也才3000多人。

这一天,是美营村第一届儿童绘画大赛投票结束的日子。一周前,柳东策划了这次“给父母的新年礼物”主题绘画比赛。村里200多个孩子都上交了作品,有画手套的,有画汽车的,还有画自己的。她选出其中的18幅挂到网上,发起公开投票,并把链接一一转给了这些孩子的父母。

策划的初衷来自村里一个叫稀娜的7岁女孩。她的爸爸两年没有回家过年了,都是因为买不上车票。那天,她给柳东捧来了一堆零钱,说想给爸爸在网上买一辆滑板车,还要会发光的那种。她天真地认为,爸爸踩着滑板车就能回家。身为村小二的柳东感动之余,竟然有点不知所措。

辞去万元月薪回乡,她把全村留守儿童培养成了小画家-第1张图片

稀娜留下的纸条和零钱

于是,她想到了用画画表达心意这个更实际的办法,事实也证明效果不错:看到孩子的礼物后,这些父母多数都早早定下了回家的行程。稀娜的爸爸和柳东私下关系不错。投票结束那天,他跟柳东打了个电话。电话里,他半开玩笑地抱怨道:你这个人真是不务正业,还搞什么比赛投票,害我发了几百块的红包(去拉票)。

柳东哈哈大笑,无法反驳。

因为她既不是美术老师,也不是公益社工,她的身份是福建省诏安县美营村的一名村小二。

她在农村卖跑步机

“柳东回来了!”

2015年,在得知柳东辞掉了深圳月薪上万的工作后,小小的美营村炸开了锅。在这个偏远的畲族村落,考上了大学还回村的,柳东是第一个。

父母以死相逼都没用,谁让她是为了爱情回来的。尽管听上去义正言辞,但柳东的心里还是会有点虚。

“刚回来的时候特别怕见人,连去市场买菜都要做很久的心理斗争。斗争都最后,哎呀算了,宁愿多走十几公里去县里的市场。”

这种状况持续了好几个月,直到有一天,她从手机公众号上看到了阿里巴巴和诏安县达成战略合作,要在全县招募合伙人。靠着之前开过网店的经历,她顺利通过笔试、面试,成了美营村3000位村民的专职代购,也算是有了一个体面的工作。

辞去万元月薪回乡,她把全村留守儿童培养成了小画家-第2张图片

柳东的村淘服务点,已经升级成了天猫优品服务站

话说回来,在代购这件事情上,柳东绝对是个人才。她有一个杀手锏,叫做“重要客户维系制度”。举个例子,比如有个村民今天在她这儿代购了一包可以吃一个月的奶粉,她会提醒自己在第25天的时候去个电话,宣传下最新的奶粉促销信息。

这是她在深圳打工时学到的套路。靠着这个绝招,那一年的双十一,连网络都没通的美营村,网购总额排到了全县80多个村淘点的第二名。

“当时用的还是上网卡,网速超慢。从第一天的凌晨12点买到第二天的凌晨12点,中间就睡了两三个小时,光是瓜子就买了13万。后来我看了下那个排第一的村,从网上买了一辆汽车,怪不得干不过它。”说起这事,柳东还是有点不服气。

辞去万元月薪回乡,她把全村留守儿童培养成了小画家-第3张图片

柳东经营村淘获得的荣誉

2015年前后,是美营村变化最大的一段时间,这和柳东的疯狂营销直接相关。平板电视,滚筒洗衣机这些家电早就已经登门入户。更厉害的是,在这个偏远逼仄的村庄里,柳东卖出了4台跑步机,2台按摩椅。卖得最火的天猫精灵,差不多每家都有一台。

走在美营村的村道上,时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在家门口炒菜的农妇,对着身后空无一人的屋子吼一句:天猫精灵,你怎么放了一首那么难听的歌,快点给我换一首!

被遗忘的80%

做好代购,提升农村的物质水平,是柳东的梦想之一。

进入到2016年下半年,这个梦想就差不多实现了。彼时,电商巨头们通过撒网布点,打通了农村最末梢的神经,移动互联网的崛起更是天然降低了网购的门槛。村淘不再是遥远的愿景,而是触手可及的现实。

当年8月,阿里宣布升级村淘业务,打造3.0版本,原来的“合伙人”更名为了“村小二”。

这是一次事关农村电商长远走势的转型,虽然只是3个字的差别,但意义却大不相同: “合伙人”谈的是生意,“村小二”要的是服务。

柳东几乎没怎么费力,就适应了这一轮转型。因为在阿里村淘升级到3.0以前,她的周末美术班就已经悄悄地开课了。

辞去万元月薪回乡,她把全村留守儿童培养成了小画家-第4张图片

搭在村淘点旁的美术教室

开这个美术班,柳东并不是一时兴起,这关乎她的另一个梦想:改变农村的精神面貌。她瞄准了留守儿童这个群体。

美营村是一个留守村。村里的孩子80%以上都是留守儿童,父母或常年在外打工,或早已离婚。成长过程中缺少陪伴,让他们养成了内向敏感的性格。

柳东毫不避讳自己就是这么长大的,小时候,她从来不敢大声说话,一碰上要登台表演的活动,就找各种理由逃避,刻在骨子里的羞怯,让她错失了很多足以改变人生的机会。

可怕的是,时隔20年后,柳东依然在村里看到了一个又一个自己当年的影子。

“大部分孩子都是没有自信的,遇到陌生人就害怕,不敢表达,不是能力问题,就是不敢说。我见过的一个小男孩就是这样,成绩很好,一直是班里的前三名,但从来没有人听他说过一句超过5个字的话。”

为了打开这些留守儿童的心门,柳东的周末美术班开课了。

辞去万元月薪回乡,她把全村留守儿童培养成了小画家-第5张图片

美术班墙上的涂鸦

灵魂画手培训班

美术课开班那一年,炎娜刚满10岁。因为和柳东沾亲带故的关系,她成了第一批入学的小白兔。

炎娜的父亲是柳东的小叔,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无业游民”,酗酒成性,喝醉了就拿起菜刀追着老婆满山跑,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她的哥哥继承了父亲的暴力基因,多次聚众打架,小小年纪就被送进了少年看守所。

提起炎娜,总会引来村里人一声叹息:哎,这个苦命的娃。

辞去万元月薪回乡,她把全村留守儿童培养成了小画家-第6张图片

后面中间的就是炎娜

“她的第一幅画是一座山,很矮,大概就占了画纸的三分之一吧,色调非常灰暗,不是黑色就是墨绿色,看上去就跟个坟包似的。”

柳东心里一紧。受过专业绘画训练的她明白,这意味着眼前这个女孩,自我封闭,缺乏安全感。下课后,她把炎娜叫到身边,给她布置了一个特殊的家庭作业:和爸爸交换一次表扬。

一个礼拜后,炎娜带回了消息。让爸爸表扬很容易,她当天回去洗了一次碗,就轻易完成了这个任务。但表扬爸爸的进展就很不顺利。她憋到最后一天才憋出那个机会。那天晚上,爸爸给她煮了一碗难吃无比的面。眼看实在是没有机会了,她咬咬牙说:爸爸,你煮的面真好吃。老父亲眼睛一热,回答的原话是:好吃?那我明天再给你做哦!

绘画是心灵的投射。慢慢的,柳东从画里看到了炎娜的变化。她的构图不再谨小慎微,色彩运用更加明亮,她不再对着村里的现实临摹,而是画出了自己想象中的世界。

辞去万元月薪回乡,她把全村留守儿童培养成了小画家-第7张图片

炎娜最近的画

在柳东的美术班上,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对付内向的孩子,她鼓励他们要大声地和每一个村民打招呼,记住他们的表情并画下来。对付孤僻的孩子,她会把他们分成若干组,让他们以小组为单位,分工协作完成一幅作品。对付没有自信的孩子,她办了一场不插电的联欢会,让每个人都能在轻松的氛围中上台表演,哪怕是只朗诵了五个字“床前明月光……”

辞去万元月薪回乡,她把全村留守儿童培养成了小画家-第8张图片

联欢会上的合影

2018年元旦,柳东在村里的祠堂给这些孩子办了第一次画展,这也是美术班第一次对外公开培训成果。画展当天,柳东安排每个孩子站到自己的画作前面,如果有村民过来,就要主动讲解。很多家长特地从外地赶来,看着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的变化,乐在其中。

柳东回忆说,那天的祠堂就像是一个大型宣讲会的现场。她亲眼看见,原本不爱说话的炎娜拉着一个耳背的叔公,足足讲了十多分钟。

公益心态,商业手法

但柳东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美营村有一个叫正浩的小男生,还不到7岁。两年前,最疼他的妈妈信了邪教,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他的爸爸带他来报名,骗他说只要画得足够好,妈妈在网上就能看见。小正浩信以为真,第二天一早5点多就起床了,坐在床沿上等着爸爸给他绑鞋带。

他的第一幅画是一幢四层高的楼房,屋顶密密麻麻挂满了灯。他告诉柳东,妈妈失踪时,家里正在盖四层的新房。还没等房子盖完,妈妈就走了。他在这幅画的背面歪歪扭扭地写了一行字:妈妈,我们等你回家。

柳东看了以后,嚎啕大哭。

辞去万元月薪回乡,她把全村留守儿童培养成了小画家-第9张图片

正浩和他画的房子

小正浩们的存在,是柳东坚持办公益美术班的最大动力,也是她认定的“村小二”的分内事。

3年时间里,柳东班上的人数从7个增加到了200多个。为了适应人数的变化,她把孩子分成初级班和高级班,上课时间也从半天增加到了一天半,几乎占据了她所有的休息时间。

但神奇的是,尽管分散出去大量精力,却丝毫没有影响柳东的“生意”。反而是她越忙的周末,店里的生意越好。

“平时一天卖个两三千,周末最好的时候可以做到七八千。你想啊,200多个孩子,至少有100个家长来接送吧,很多都会顺带买一些东西。”柳东的丈夫说。

更夸张的一次,隔壁村的一个家长,在等孩子下课的时候,相中了一台空调。也许是用了之后觉得还行,他回到自己村里帮着宣传了一番,后来又带人来买走了4台。

“可能是因为我对他们无所求,所以他们才会想尽办法来回报我吧。”柳东总结道。

由此,她引出了偶像马云说过的那句话:用公益的心态和商业的手法去做事。

她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上个周末,她拉着初级班的七八个孩子录了一段抖音视频。她给每个人手里塞上一罐滞销的水蜜桃果汁,镜头扫过时,这些孩子按顺序拿起手里的果汁,喝上一口,露出羞涩的笑容。

她把视频发在了美营村的大群里,不出三天,这款水蜜桃汁就卖掉了200多箱。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