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海上信使在海上航行了七个小时,只是为了送一件衣服

2019-04-17 22:05 网络整理

世界在线商务记者毛晓琼

盛世群岛,又称盛世县,位于浙江省舟山群岛最北端,是中国离公海最近的海岛县。该县由404个岛屿组成。

岛上居民的日常需求首先从内陆地区运输到宁波,然后从宁波海运到舟山,再从舟山海运到盛世,最后,岛上居民过海购买他们需要的东西。几千年来,情况就是这样。

上午7点30分,在盛世岛最南端,薄雾笼罩着海洋。白石快车盛世分公司的负责人鲍艳武担心阳光。

今天是星期二,像往常一样,由速递员孙浩把货物送到黄龙岛。但看了看现在的情况,宝岩又犹豫了一下。

岛上快递,第一怕风,第二怕雾。

这位海上信使在海上航行了七个小时,只是为了送一件衣服

孙浩在码头待命,身后的海上已经起雾了。

“现在别看雾了,中午太阳出来以后,岛上就看不见了,大部分都要停止航行。”孤独:在海上漂流了7个小时后,下午4点一个人送了一件女人的衣服,两辆红色的重型卡车一辆接一辆地开进了盛世县的沿海码头。

前面的司机老刘从车里跳出来,骂了一顿。老王,老王的人呢?”你说你怎么能在工地上提货?移动你的六捆撬棍,我哥哥的半衰期就在里面!”

盛世,古名“骑四”,源于“骑四马”,意思是许多岛屿。目前全县共有岛屿404个,总人口8万。老刘的两辆主要的快车都是在盛世岛网上购物的总量,这也是孙浩这些岛上的日常生活信使。

这位海上信使在海上航行了七个小时,只是为了送一件衣服

孙浩正在帮助其他快递公司搬运一捆近100公斤的撬棍。

在这次行程中,白石快车共收集了712辆,满载两辆车。

下午6点,回到岛上的商务部,孙浩负责包裹的拆包、清理、存放和分类。白石高速公路盛世分店共有7人,除孙浩和司机翁建军外,其余5人都是兼职的。

8:30,快速分拣完成。除了绝大多数的地方特快外,黄龙岛还有19个特快专递,包括上周末的8个,总共27个。其中除湿袋8袋,中老年奶粉2袋,同义词词典,是岛内珍稀商品。

孙浩把这些东西分别装在两个大袋子里,心里一个接一个地传递着地址,大致得到了一份订单清单,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此外,这一天,该店还收到了“花鸟岛”快递,看着包装像一本书。孙浩按规定给客户打了个电话,通知他快递已经到了,他可以自己去岛上取东西。

花鸟岛位于盛世群岛的外圆。它因岛的形状而得名,如鸟儿展翅,花草生长在山上。它离岛有20海里。独自坐船来回要花三个小时。

岛上最著名的花鸟岛灯塔是太平洋国际航线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被誉为“远东第一灯塔”。

这位海上信使在海上航行了七个小时,只是为了送一件衣服

胜利群岛地理示意图

孙浩在2012年当快递员的时候,送了一张单程票到了花壁岛。那天,他早上7点50分上船,下午3点30分上岸7个多小时,除了在海上漂浮3个多小时外,所有人都对飞机的稀缺感到厌烦。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那次旅行中,他只寄了一个包裹,一件轻便的夏装。坚持不懈:海上交货,“老太太眼里含着泪水。”在岛上交货,陆地总是有些不同,从装船上就可以看出。

第二天早上8点20分,孙浩在边角栏码头向全体船员致意。他在客船的甲板和岸边之间建造了一块30厘米宽的木板,并把两袋快递推上了船。船规,一包行李10元,孙浩和船员混好,两包12元。

孙浩说和船员们保持良好的关系很重要。有一次,他的快递从船上滑到了海里。幸运的是,船员们很聪明,鱼钩是在玛娜钓到的。如果我不明白怎么办?全额补偿。

这位海上信使在海上航行了七个小时,只是为了送一件衣服

8点30分,船准时离开。黄龙岛和盛寺岛相距10公里。新船提速后,单程只需20分钟。这个岛曾经是中国农村人口最密集的地区。岛上的五个行政村都分散在不同的山顶上,常住人口超过10000人。

8点50分,客船准时降落。孙浩提前找到一辆车。司机帮他把两包快车运到岛上的分拣点,并向他收取20元的车费。

岛上的分拣点是山脚下的一个小农场。一些当天无法投递的特快专递邮件寄到这里,每件2元。

今天早上,为了赶10:20的船回岛,孙浩只发了四封特快专递,都是沿街居民和单位。这条街是黄龙岛的商业核心区。沿街对面的商店只有一米远,不能通车,所以他不得不步行送货。

这位海上信使在海上航行了七个小时,只是为了送一件衣服

如果时间允许,孙浩将乘坐岛上唯一的公交车,扩大交货范围。这种习惯源于2015年夏天的分娩经历。

当年7月,60年来最强的台风“坎洪”登陆舟山朱家涧镇海岸,登陆时最大风力为14级。舟山海的所有船只都停止航行一周。

一天,黄龙岛石兰村的一位老太太打电话给孙浩,询问快递的交货时间。她告诉孙浩,这是老人的高血压药,特快专递,希望能尽快送到。

碰巧那天台风刚刚过去。本来计划第二天去岛上的孙浩放下电话,跑到码头。他在航行后乘了第一艘船。

到了岛上,他第一次坐公共汽车,亲自把药送到山上的老人那里。老太太的眼泪在眼睛里打滚。她甚至忘记说谢谢,但她强迫孙浩买了一根冰棒来消暑。

从那以后,只要把老人的名字写在快递员的身上,他就宁愿推迟航班并设法送去。”“这是一种被需要的感觉。”初中文化的孙浩思考了很长时间,收回了这样一句话。纠结:“没有一个人能赚钱”,但能改变那些孤岛,如果只为这次旅行计算一笔钱,鲍艳武的心一定会不舒服。

费用:往返票30张,行李费12张,岛上交通费20张,快递押金46张,共计108元。收入:公司按舟山区3元/件收费标准,27次快递,共计81元。结果:倒转27元。这仍然是在不计算人工成本的前提下。

“在岛上快递,一定要赔偿,不仅是我,还有其他快递公司要沟通,这是事实。”鲍艳武对此有着深刻的抱怨。

这位海上信使在海上航行了七个小时,只是为了送一件衣服

晚上,包艳武帮忙整理快递。

损失的根本原因是单位数量太小。由于路线的划分,鲍艳武的网站不仅连接了盛世岛,还连接了花鸟岛和黄龙岛。

一般来说,一天内快递的总数量约为700件。黄龙岛的特快专递总数约为10件,而花壁岛只有几天一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们知道这太远了,所以不想打扰我们。”鲍艳武解释说。

与花鸟岛相比,附近的黄龙岛更令人兴奋。为了保证快递的及时性,鲍艳武通常每隔一天送货一次,每次约20个包裹,相当于60元左右的收入,甚至连车船的基本成本都不够,损失是注定的。

对于快递员来说,这也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根据8美分的估价工资,有20名快递员被派往该岛一次。收入只有16元。时间浪费了,但回来总比晚上两个小时的兼职好。

这位海上信使在海上航行了七个小时,只是为了送一件衣服

2017年,综艺节目《美丽的房子》在黄龙岛拍摄,此后,岛上快递的数量逐渐增加。

正因为如此,包燕舞也长期受到困扰。起初,她招募了三四个年轻人,但他们都放弃了一段时间。

后来孙浩来这里找工作。这两个同龄的岛民有着共同的语言。有一次,他们谈到了他们年轻时在春节期间买新衣服的经历。他们早上和父母乘船去舟山一个多小时,然后乘公共汽车去上海一个半小时。不管他们是否感兴趣,他们都得把他们全部买回。否则,他们会为这一天的繁忙感到抱歉。

但是现在,他们为孩子们买衣服,他们可以随时随地上网。他们在同一天下订单,第二天就可以收到。

宝颜心里动了动,以为孙浩能做到。在她看来,互联网仍在改变这个位于东海的孤岛。即使在今天,当离线商品交易如此发达的时候,每天仍然有两辆卡车。为了满足岛上居民的日常需求,有近10000个包裹横渡大海。快递是网上购物的最后一个环节。

“你要经过这里的变化,才能真正认同这个职业,也许会有一些乐趣。”纯洁:浪子回头,8万岛民和10岁的女儿孙浩都尝到了一些乐趣,鲍燕舞也没有受到质疑。但至少,他已经工作了七年。

七年来,孙浩往返周边岛屿2000多次,海上漂流近1000小时,快递4万件。

在过去的七年里,包炎对很多事情特别感动。

2015年夏天,台风频发,商店里有大量快递积压。当晚上关门时,这些快递员就成了最大的头痛。这时,孙浩主动提出要来看守。

“持续了很多天。就在门外,有一张躺椅。其中一个穿了两条工装裤。其中一人过夜了。第二天,他们继续接收和交付货物。”

孙浩上个月又出了车祸。在卸货时,一个电热水器击中了他的腰和眼睛。在医院拍摄的这张照片的结果是肋骨骨折。建议他休息两周。但他就像一个无名小卒,每天上下移动。鲍燕让他休息,他说,这些事情可以自己调整。

这位海上信使在海上航行了七个小时,只是为了送一件衣服

多年来,为了报答孙浩持之以恒的职位,包燕武悄悄地补贴了自己的收入。根据孙浩的送货量,再加上2000元的最低工资,她的月收入不会超过3500元,但她基本上会把这个数字提高到4000元,这也被称为“海岛旅游补贴”。

对于孙浩来说,这种坚持不仅适用于8万岛上居民,也适用于他10岁的女儿。

有一次,他也是一个叛逆的岛国少年。因为我不喜欢读书,即使是高中也没有走出混合社会。在老师讲完修理轮船发动机的功课后,他觉得他的手上沾满了油,半途丢脸,半途而废。他和一群兄弟出去,在杭州只呆了三天。他被城市的快速节奏吓坏了,回到了岛上。直到31岁,当他女儿三岁时,他失去了从前的自我,成为了一名专注于岛上的信使。

“能安全稳定地陪伴孩子,每天看到她的变化,是我现在最大的追求。”

晚上9点下班后,孙浩并不急于回家。他戴上耳机,骑上摩托车,在岛上盘旋——金色的沙滩和白色的海浪,奇怪的珊瑚礁和渔火。在无数的时刻,伴随着微风,这位海上信使终于在他年轻的时候找到了自己。

封面图表来源:Pex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