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粉丝:视频霸主去哪儿了,以前的恶魔股又来了?

2019-03-12 14:02 网络整理

文钱跃东

就在2019年初,A股悄然走出谷底,以近乎暴力的态度发起攻击。

1月2日至3月8日,短短43个交易日内,三大指数分别上涨19.1%、29.3%和32.3%,两市成交额由约2400亿元大幅增长至近1.2亿元。

所有的基金都是自然流动的,在k线上画出一条陡峭的曲线。尽管3月8日市场回响,但当天仍有70多只股票收盘。在最活跃的股票中,有一只曾经是有名的。它是Storm视频和音频的母公司,PC时代的视频解码器之王,Storm Group(原名Storm Technology)。

风暴粉丝:视频霸主去哪儿了,以前的恶魔股又来了? 2个月上涨45.8倍 暴风影音曾是PC时代的播放器霸主,据称其PC端份额一度超过70%,是仅次于QQ、迅雷的国民级软件,但对资本市场来说,“暴风科技”是一个远比“暴风影音”更加振聋发聩的名字。

2015年3月28日,暴风科技正式登陆创业板。

对于暴风科技来说,这实际上是一场迟到的盛宴。2011年,Storm Technologies准备在美国上市,但由于美国卖空机构的集中追捕,被迫在A股上市。然而,由于A股IPO持续收紧,风暴的上市计划被推迟至2014年底至2015年年中。不断增加的基金为IPO提供了打开大门、放水的机会,而暴风科技已经进入资本市场。

尽管风暴技术的推出较晚,但它几乎汇集了所有的优势:

首先,从2015年3月到6月,这是牛市的加速高峰期。市场情绪如此高涨,以致于忽视了资本市场的基本原则。“市盈率”和“市盈率”让位于“市场梦想率”。

其次,风暴科技的商业董事会是牛市中最疯狂的部门,被称为“上帝创造董事会”。最抢眼的明星股,如广通教育、乐视网等,大多来自该板块。

第三,暴风镜是暴风科技的硬件产品,符合当时非常流行的虚拟现实概念。暴风电视与互联网视频平台建设相结合的战略规划,与小米、雷克萨斯等互联网企业以硬件为入口,内容盈利的道路相吻合。在极度活跃的市场中,这意味着巨大的想象力。之间。

在诸多有利因素的支撑下,风暴科技在上市后创下29个连接板的纪录,41个交易日内关闭37次。最高价达到327.01元,相当于发行价的45.8倍,仅用两个月就完成。

风暴粉丝:视频霸主去哪儿了,以前的恶魔股又来了?

2016年4月,风云科技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冯欣致函股东:“信不信由你,风云科技将在人类商业史上崭露头角,展现前所未有的商业价值……风暴很幸运地站在跑道的起点。

风暴粉丝:视频霸主去哪儿了,以前的恶魔股又来了? 移动互联网的迟到者 然而,声称自己“站在‘黄金十年’起跑线上”的暴风科技,其实是一个迟到者。

暴风视频是暴风技术的第一项工作,是PC时代的产物。在1G、2G时代,由于移动数据传输速度慢、不稳定,使用互联网的主要载体是个人电脑,观看视频的主要方式是将视频文件下载到本地,解码并与播放器一起播放。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其超级解码能力(几乎与任何格式的视频文件兼容),Storm视频和音频已经成为用户安装的必要软件。据说总装机容量已超过2亿台。随着风暴视频和音频的巨大成功,风暴技术在视频端吸引了众多广告,其收入和盈利能力都非常可观。

2009年,随着3G牌照的发放,传输速率和可靠性大大提高,智能手机的兴起,互联网运营商逐渐从PC转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2009年优酷推出了3G战略,推出了移动视频产业。接下来的两年,iqy和腾讯视频相继推出。相比之下,2012年下半年,基于iOS和Android系统的移动应用程序推出了风暴视频,可以说是“早起晚起”。

风暴粉丝:视频霸主去哪儿了,以前的恶魔股又来了?

更重要的是,当播放器成为视频平台时,竞争逻辑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应用软件的核心竞争力从解码能力转变为内容聚合能力。在知识产权保护日益受到重视的背景下,版权采购已成为发展的关键。坚持内容丰富的用户——以活跃用户吸引资金——以资本增加版权采购”已成为视频平台参与市场竞争的必由之路。爱奇艺术、优酷、腾讯视频分别依赖BAT。土豆、PPS等一度风靡一时的视频平台,只能在残酷的竞争中一个接一个地退出。

这场风暴可能并不一定想扩大规模以保持其作为第一梯队的地位,但附加在A股上市目标上的利润要求就像是手脚上的一对纯金镣铐。一位暴风副总裁曾经说过,“暴风雪不会在内容采购上烧钱。”其潜台词是:暴风雪的内容采购是采取一种低成本的方式,少买或不独家,少买或不买第一轮广播权。

2012-2014年,Storm Technologies连续三年实现净利润3000万元以上,在亏损视频行业是罕见的。但价格是,在快速增长的互联网视频行业,其规模已经落后,其收入在三年内仅为2.3亿美元。相比之下,优酷2014年的收入达到40亿元,爱奇艺术近30亿元。

在所有互联网行业中,输掉规模意味着无法在同一水平上竞争。风暴似乎在购买高质量版权和制作自产剧方面都不充分,缺乏高质量内容进一步导致用户流失。

一位用户在“暴风影音”应用评论中愤怒地抱怨道:“今年春节过后,超过50%的影视作品离线。我删除了软件!会员也到期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像以前那样再使用它!“

他的愤怒是风暴困境的真实表现。

风暴粉丝:视频霸主去哪儿了,以前的恶魔股又来了? 舍命狂奔、昙花一现? 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迟到者”的身份,暴风科技在上市后立刻现出了“夺路狂奔”之态。

只有到2015年,“风暴镜和风暴超级体电视将启动,风暴秀将启动,稻草熊电影产业将合并,主动技术和GAMP技术将合并,DT大数据中心将建立,海洋音乐将共同建设,天体现象将共同建设,为HA创造平台。旅游分销、暴风云视频、暴风加油站、暴风私影、云电视助理、暴风文化等项目将孵化。

并公开列出了2016年的三大战略:“一是完成全球90%的DT娱乐布局;二是风暴视频、风暴镜、风暴电视、风暴秀四大业务更强;三是游戏、影视、体育等。”

但时间逐渐证明,其战略突破并不理想。

风暴粉丝:视频霸主去哪儿了,以前的恶魔股又来了?

暴风视频在视频平台的竞争中越来越被边缘化。在目前的竞争格局中,优酷、iqi和腾讯处于第一梯队。芒果电视(女)、碧碧丽(二元)、PPTV(体育)、搜狐视频(自编剧)等以差异化的方式在第二梯队中竞争。短视频平台Tremolo和Fast Hand也迅速崛起,成为其他竞争对手。

相比之下,风暴视频和音频的位置仅仅是PC平台,这似乎与智能终端无关。

风暴镜的虚拟现实概念已经被证明是一个假通风孔,至少目前,它还缺乏大规模的商业应用场景。Storm Mirror也是Storm Group 2016年度报告中的一个重要业务部门。例如,“售出200多万台,在中国排名第一”,但在2017年几乎看不见。

台风表演、体育、电影等一系列大型娱乐产业的尝试,只会在昙花一现的时候结束。

唯一不同的是暴风电视。该项目于2015年开始实施,2016年实现收入9.3亿元,远超传统主营业务、广告业务5.8亿元。2017年,暴风电视收入继续增长至13.5亿元。正是基于风暴电视的爆炸性增长,风暴集团做出了“全力以赴”的战略决策。

风暴粉丝:视频霸主去哪儿了,以前的恶魔股又来了?

然而,问题在于电视领域的竞争已经十分激烈,如红海。几十年来,海信、TCL、创维、长虹一直沉浸在古老的江湖之中。年销售额达数百亿元。相比之下,StormTV的10亿级收入只是一个小孩。

致命的是成本倒置。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制造智能硬件的常见方法是以较低的价格倾销硬件,并通过流量赚钱。暴风雨也不例外。根据Storm Group的财务报告,2016年其产品(主要是Storm TV)的毛利率为-15.29%,2017年为-7.15%。如果我们加上管理、销售和财务费用,损失就更难以想象了。

2018年,“人人为电视”带来的财务压力显而易见。根据Storm Group 2018年的业绩报告,其营业总收入下降了41%,而其对母公司的净回报则损失了10.9亿元。

巨额亏损必然与可支配财务处理有关,但其财务表现不佳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风暴粉丝:视频霸主去哪儿了,以前的恶魔股又来了? 暴风还会刮起吗? 2019年,暴风集团的困扰愈演愈烈。

今年1月,一些媒体指出,风暴集团被法院列为不诚实的死刑犯,因为它涉及12万元的工资纠纷。

今年2月,暴风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实际控制人冯欣辞去了多家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职务。

今年3月,媒体称,法院向冯欣发出了消费者限制令。

然而,此时资本市场的情绪已经急剧升温。虽然今天A股投资者的构成与过去大不相同,但机构投资者甚至外资的比重不断提高,市场合理性有所提高。然而,由于缺乏完善的卖空制度,很难消除小企业炒股的做法。无论风暴集团的基本面是好是坏,它只是一堆在二级市场上为各种基金而战的筹码。很难预测股票价格会上涨。

人们的声音很大,情绪也很激烈。在热烈的尝试中,风暴集团,曾经的“魔王股票”,会不会有一股猛烈的股价旋风?或者它会遵循它的基本原理,迅速地起起落落,让人们孤立无援?

索罗斯曾经说过一句名言:“世界经济史是一部以幻想和谎言为基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必须认识到它的假象,投资于它,然后在假象为公众所知之前退出游戏。

他没有提到的是,如果人们知道这个错觉,假装不知道的话,游戏将如何演变。

标准物质

1.Storm Group(Storm Technology)的年度报告和招股说明书

2.第2条。黄金错道通道:风暴三年市值暴跌400亿元。冯欣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三、智能硬件之家:那一年的风暴小组现在正处于风暴之中,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第四章。新京报:风暴影音上市“不烧钱”从播放器到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