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非洲国家男女比例是3:7妇女的社会地位是否高于美国?

2019-03-12 14:02 网络整理

聂勇,来自世界互联网商人的记者

谈到兴奋,非洲女孩Kevine Kagirimapundu脱下鞋子,指着鞋底说:“这是废轮胎制造的。”然后指着鞋帮上的金属商标说:“这是中国供应商的。”整双鞋是卢旺达农村妇女手工制作的。

27岁的Kevin Lin是一名女性企业家。几年前,Kevin Lin创立了自己的鞋业品牌Uzurik&y,并培训了700多名农村居民,其中很多是女性。在过去,由于缺乏谋生技能,这些妇女不得不辛勤劳动,低收入务农,并把自己的生命花在生育、抚养孩子和忙于家务上。现在,他们有了一个新的选择:他们可以在不同的工厂工作,甚至可以自己创业。他们的收入比以前高得多。

这个非洲国家男女比例是3:7妇女的社会地位是否高于美国?

在世界经济论坛的性别平等排名中,非洲国家卢旺达排名第六,美国排名第28、在卢旺达政府部门,女性议员的比例高达63%,高于许多以男女平等著称的北欧国家。

但与此同时,卢旺达妇女仍面临着许多紧迫的问题:大多数农村妇女在分娩时仍无法获得完美的医疗,许多妇女被剥夺了受教育和文盲的权利……

为此,同样是女性的企业家们纷纷涌现,希望借助互联网等新技术,进一步改写当地女性的命运。今年3月,包括林凯文在内的34位卢旺达青年企业家来到杭州,在阿里巴巴商学院学习互联网知识,并实地考察了数字化转型工厂。这项培训是阿里巴巴履行与卢旺达建立EWTP承诺的另一个重要项目。当布兰丁·乌姆齐拉内奇只有四岁时,她亲眼目睹了死亡。

20世纪90年代,卢旺达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的悲剧。那时,年轻的白兰地和家人住在难民营里。在那里,卫生条件恶劣,医疗资源匮乏,一些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只能提供有限的援助。许多孕妇在分娩时死亡,许多儿童在子宫中死亡。

现在回想起来,布兰迪的眼睛还是红的。当时,她暗地里决定为孕妇做点什么。

2014年,布兰迪获得了工程、商业、社会企业等多个学位,在杂志上刊登了孕妇需要的医学知识和预防措施,每年两次,分发给农村妇女。但是在多山的卢旺达,白兰地和她的伴侣经常花很多时间“踩着铁鞋”,去接触那些即将在偏远农村地区分娩的妇女。

当时,一些孕妇建议她们可以通过互联网更频繁地与她们交流这些信息。这激发了白兰地的灵感。卢旺达的互联网覆盖率约为30%,虽然不是很高,但至少有些人可以获得更好的知识。照你说的去做。同年,一个同时使用卢旺达语和英语的网站Kosmohealth被推出。

这个非洲国家男女比例是3:7妇女的社会地位是否高于美国?

布兰蒂说,当初考虑加入英文版的原因是希望该网站能受益,而不仅仅是卢旺达女性。几年后,布兰迪在不同的场合遇到了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其他地方的用户,当他们兴奋地谈论科莫健康如何在怀孕、分娩甚至母乳喂养期间帮助他们时,布兰迪有一种特殊的成就感。

去年,这位年轻的企业家也推出了应用程序。她注意到应用程序具有推送功能,使孕妇能够更及时地进行自我检查,及早发现并预防一些妊娠疾病。到去年年底,超过30000名孕妇和哺乳期妇女已成为卢旺达Kosmohealth的使用者。

“对我们来说,信息是便宜的。但是对于那些弱势群体,这些信息可能会拯救他们的生命和孩子。在熙熙攘攘的超市里,黑皮女孩睁开眼睛,严肃地说。虽然她的声音很柔和,但语气坚定,却流露出企业家特有的坚韧和坚韧。她不仅教会了像白兰地这样的制鞋技巧,而且还教会了凯文·林年轻时创业的想法。原因是一双鞋。

这是一双从欧洲买来的二手鞋,已经磨损了,但这家人仍然花了相当于几百元卢旺达法郎的钱买了这双鞋。十多年前,卢旺达没有自己的制鞋工业,所有的鞋都依赖进口。但由于运输和其他成本的原因,进口二手鞋既昂贵又不卫生,而且穿起来不舒服。

当时,卢旺达城市的人均收入约为每月600元,这双鞋花了她家半个月的工资,几次没穿就破了,她差点摔倒在街上。这个年轻女孩非常生气,她发誓要让卢旺达人买她自己国家制造的鞋子。

这个非洲国家男女比例是3:7妇女的社会地位是否高于美国?

有鉴于此,林凯文放弃了土木工程专业,这可能更适合找工作,选择创意设计作为她的大学专业。在她大三的时候,她和另一个卢旺达女孩一起创立了Uzurik&Y鞋业品牌。

然而,当时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找不到有制鞋经验的工人。为了弄清楚鞋子是怎么做的,凯文·林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互联网上,一遍又一遍地浏览着老鞋匠手工制鞋的视频。最后,她觉得自己开始着手工作了,开始从农村招募人,教他们如何手工制鞋。

在过去的五年里,Kevin Lin和她的合作伙伴已经培训了700多名农村居民。其中大约一半是女性。卢旺达的农牧民比例高达92%。许多妇女在田里和男人一样努力工作。同时,他们还要承担生育、抚养孩子和做家务的重任。他们被生活淹没了。

在林凯文看来,与男性相比,手工艺能更好地让女性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目前,乌苏里克&伊工厂在农村地区有57名工人。他们的收入比以前的农业高得多。

Kevin Lin说,女性在培训课程和工厂方面的表现优于男性,许多工厂的经理都是女性。事实上,她和她的伴侣并没有刻意选择和训练女性,但她们可能更强烈地改变命运的观念,这些女性表现出更多的独创性,更快的进步。

此外,Kevin Lin也很高兴看到农村居民完成了培训,走出家门,开始自己的生意。在700多人中,约30%的人建立了自己的手工作坊。尽管这些车间已经成为Uzurik&y的直接竞争对手,但它们也使卢旺达的制鞋业得以萌芽。如今,即使在林凯文的高端鞋店,也可以以卢旺达法郎(约合160元)的价格买到一双鞋,这比进口二手鞋更划算。手工作坊里卖的鞋更受欢迎。

到目前为止,Uzurik&y今年已售出16000多双鞋,并出口到法国、美国和其他地方。

这个非洲国家男女比例是3:7妇女的社会地位是否高于美国? 非洲女创业者的痛点 或许,很多人提到非洲,还会有“贫穷落后”“男女严重不平等”等偏见。但事实上,在男女平等这方面,卢旺达的表现甚至要好于美国等发达国家。

1994年,在震惊世界的悲剧发生后,卢旺达陷入了巨大的混乱。由于许多男人被杀,卢旺达的男女比例一度达到了夸张的3:7,妇女必须为重建社会承担更多的责任。除了家政和农业,卢旺达妇女也被鼓励担任领导职务。今天,卢旺达政府63%的议员都是妇女,这使得这个非洲国家成为政治上性别平等的典范。

不过,即使如此,卢旺达女性依然面临着种种生存和生活上的困境。因为基础设施落后,在广大乡村,一些孕妇,甚至要在临盆之际,走几个小时山路,到达最近的村镇医院;即使是政府部门女议员,回家之后,也不得不洗衣做饭,甚至会因为没有刷好丈夫的鞋,而惨遭家暴。

几位女企业家,也不回避做女人,遭遇各种困难。

布兰迪今年29岁,但她很温柔,看上去像一个20出头的女孩。有几次,当一个男性投资者看到她时,他会说:“和你的老板谈谈!”他们不相信这个黄头发的女孩创业了,很难对她描述的女人的处境表示同情。最后,在外国非政府组织的帮助下,白兰地的事业得以继续。

不管是林凯文还是布兰迪,在他们创业之初,他们都向亲戚朋友借钱,因为他们不能从银行借钱。有一次,林凯文指出,她不得不卖掉几双鞋,并招募另一名学徒来承担培训课程的费用。当鞋子卖不出去时,他们就不能被招募。最后,一位女性投资者的注资使她能够开办一家工厂。

这个非洲国家男女比例是3:7妇女的社会地位是否高于美国?

在两位非洲女孩看来,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科技,或将不同程度地解决她们的痛点。

几年前,Kevin Lin开始从阿里巴巴网站(Alibaba International Station)采购制鞋原材料和机械。在那之前,她不得不花很多钱从欧洲和美国进口设备。现在,省下的钱可以帮助她训练更多的学徒。近年来,她也在考虑通过业务“走出”自己的品牌。毕竟,卢旺达的市场很小,但我们没有钱。我们去了其他国家,开了很多实体店。对她来说,电子商务已经成为一种低成本的选择。

年轻的白兰地受到了质疑:如果你没有生育经验,你怎么能建立这样一个网站来指导别人生孩子呢?作为回应,她笑道,“我使用大数据,和专业信息的整合,但不是我的个人经验!”然而,今天,布兰迪发现网站的技术和相关数据已经达到瓶颈,于是她开始寻找新的学习机会。

在中国,在上了几天课之后,布兰迪说,她对阿里巴巴这个生态系统印象最深,不仅仅是一个领域的公司。她说,回国后,她希望与更多不同领域的公司合作,建立一个生态系统。

交通物流公司是布兰迪最想合作的对象,因此当孕妇有困难的疾病甚至紧急情况时,他们可以尽快去医院,而无需等待有限数量的救护车。”毕竟,仅仅依靠我们来改变卢旺达妇女的命运,甚至是世界上更脆弱的群体,是不够的。”布兰迪非常真诚地说。

这个非洲国家男女比例是3:7妇女的社会地位是否高于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