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电子商务能拯救国美吗?

2019-03-03 08:00 网络整理

世界在线商务记者张文正

“在实体零售业时代,国美遥遥领先,而在电子商务时代,让另外两个走在前面。”国美零售总裁王俊洲承认,国美错过了电子商务分红,但国美无论如何都不想错过新的零售业。”他说:“如今,互联网推动的实体行业是一个新的战场,也是未来新零售业的主战场。”

2月27日,国美推出了社交网络电子商务应用程序gome store,再次推动新零售商的发展。国美能玩社交电子商务吗?国美应用商店已经进入苹果应用商店。其定位是一个以“共享零售模式+社会共享”为核心的社会电子商务购物平台,主要包括“集团化”、“超回报”、“升级减量”三种核心营销方式。

国美电器的优势在于家电的数字化产品,它已成为国美电器专卖店的主营业务。应用程序的主页上有10列“家电选择”、“生活电器”、“特惠彩电”、“电脑数码”、“厨房卫生洁具”、“家用”、“食品饮料”、“美丽化妆品、鞋帽”、“地方特色”。其中,数字家用电器占全国近一半。

下拉页面上有“集团”、“建立和减少”、“超收益”三种列表,即三种操作方法。

社会电子商务能拯救国美吗?

群体是体现社会电子商务属性的最佳方式之一、国美商店的APP主要销售纸巾、儿童保湿霜和口红。消费者按商品原价预付货款,如团购成功,可邀请朋友组成团购,并可获得折扣。

“建制还原”栏目主要是净水器、空气净化器等,以及果汁、煎饼等,可直接领取特价商品券订购。这是一种直接的盈利促销活动,其目的自然是为了留住新用户的“群体”。

“超退”产品主要是小家电,如剃须刀、破墙器、电水壶、除湿器等,订单会退回一定金额的现金,但返利现金只能在国美应用上完成,形成国美应用与国美应用的闭环流。后者的用户通过返回游戏的方式流入gome应用程序。

据国美表示,国美应用程序是收集和分发流量的通用平台。国美应用商店具有社交、商务和分享功能。实体店专注于场景,并与国美店分享低成本流量收购的使命。

gome商店有两种登陆应用的方式,一种是原来的gome离线商店,另一种是合作的gome离线商店。

目前,国美应用的体验不好,多次出现卡屏等漏洞,单个产品页面有点单调,除了静态图文介绍外,没有用户评论区,产品只能在微信、朋友圈和微信收藏中分享。

王俊洲没有回避国美零售转型的缓慢,但表示下一步是要建设一条具有国美特色的零售道路。

然而,国美电器的门店仍有很多有待改进的地方,而国美电器的新零售转型更像是一个多点网络,集合了许多时尚概念的超级套餐,未来会给它带来什么仍然不得而知。国美是怎么落后的?在黄光裕时代,国美电器零售业也被称为国美电器。家电领域的许多车型都是由国美首创的。国美甚至在2006年左右成立了一个电子商务部门。

社会电子商务能拯救国美吗?

然而,2008年黄光裕被逮捕,国美董事会的对抗和不当的经营战略,使国美失去了方向。

同一时期,国美两大竞争对手取得了快速发展。京东通过自建物流在电子商务领域获得了稳固的立足点。苏宁电器也在向二三线城市大规模布局,为未来互联网转型提供战略基础。

几年后,国美控股集团杜鹃花首席执行官承认国美发展缓慢。

有一段时间,杜鹃花声称她不想经营一家企业。丈夫黄光裕入狱后,她在外面做了一个尽职的代理人。据说,杜鹃花有机会每月去看黄光裕一次,以获得自己的战略积分,但对于国美面临的一系列难题来说,半小时的访问时间可能只是杯水车薪。

在困境中,国美的战略变得保守起来。国美电器也在等待苏宁开始烧钱来布置互联网。王俊洲当时表示,国美的主营业务仍然是线下门店,同时扩大门店,增加单店利润,没有走大亏损线。

与此相反,苏宁不仅引入了SAP的IT系统来提高效率,还提出了“去电”的概念,通过扩展类别来增加利润。国美最初通过安装Wi-Fi对其离线商店进行了升级。

社会电子商务能拯救国美吗?

因此,它们的市场地位与以前不同。根据2018年中国家电行业半年度报告,苏宁在市场上排名第一,占2018年上半年家电总销售份额的21.1%,国美排名第三,占7.5%。2014年,国美电器提议成为“O2M全渠道零售商”。第二年,它将“O2M全渠道”升级为“全零售体验”。客户在实体店、PC端网站或微型商店下订单,然后他们可以选择在家等待配送或在商店取货。

同年,苏宁与阿里、京东联手押注永辉,国美与老对手的差距也远远落在后面。

2017年6月,国美电器更名为国美零售,由“电器零售商”转型为“家庭”主导的解决方案提供商和供应商。

不久之后,国美提出了“6+1”战略。杜鹃花阐述了“6”是指“用户为王,产品为王,平台为王,服务为王,共享为王,体验为王”,“1”是指“线上线下融合,为用户提供一流的服务”。

除了华丽的辞藻,国美还做了三件事。一是通过集团内部整合,成立了国美互联网生态(共享)科技有限公司;二是推出国美PLUS,与美国一级店类似。用户可以在这个应用程序上打开商店,使用社交功能,如圈和群聊;第三,国美手机推出。

社会电子商务能拯救国美吗?

也许国美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收购了一家ODM公司,这使其放慢了步伐,2015年看到了小米、美足、华为、360和雷克萨斯宣布他们将生产手机。

2017年,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已经饱和,国美手机市场时间并非如此巧合,其功能和产品在市场上相比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因此上市后也没有引起多大关注。

就在2017年,国美电器提出了“共享零售”的概念,其核心是“分权”和“人人流动”。如今,国美又一次提到“社交电子商务”,这让人们产生了一种错觉,认为国美可能年复一年地在互联网上摩擦热门词汇。

几年前,批评人士说,国美的一系列战略都是“空中楼阁”,但收效甚微。

国美深知其经营理念与竞争对手之间存在着一个长达一页的鸿沟;然而,要将这些理念付诸实践似乎有点困难。

去年11月,国美零售公布了其2018年第三季度盈利。前三季度实现收入5099.2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1.21%,亏损8.96亿元。截至当日,国美零售的市值仅为苏宁易购市值的七分之一、

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情况下,不清楚国美是否正在酝酿一个新的概念。

编辑杜伯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