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羌东在幕后撤退时,北京很难摆脱寒冷的冬天

2019-03-03 08:00 网络整理

世界网络商务记者杜伯奇

2月28日,在公布2018年度盈利报告后,京东在开盘前大幅上涨,随后又回落,收于27.71美元。

六个月前,刘强东的“明尼苏达事件”爆发,把京东的股价拉到了最低点,几乎跌到了原来的上市价以下。经过6个月的震荡,京东股价已逐渐恢复到事故前的水平。然而,这并不能改变这样一个铁的事实:心灵人物的桃色风暴使京东不再是前者。

当羌东在幕后撤退时,北京很难摆脱寒冷的冬天

《左传》有句话:“如果你在它上面茁壮成长,你就会死在它上面。”股价反弹是一个短期表现的写照,并不意味着京东走出了危险期。

京东集团从电子商务发展而来,逐步形成了电子商务、物流、金融三驾马车的经营模式。2017年和2018年金融物流业务分离后,核心业务只有电子商务。京东商城盈利能力相对较弱,2018年投资数百亿美元直接导致负自由现金流。尽管2018年京东的交易量和净收入大幅增加,但其盈利能力正在下降。如何提高其体内造血能力是当务之急。

更重要的是,刘强东事变后,京东需要解决“人的问题”,恢复士气,振兴军队。最近的担忧:“造血能力”渗透了北京东方金融报告,可以发现三大趋势:盈利能力下降,用户增长停滞,现金流从正变为负。

当一个公司的自由现金流充裕时,也有冬粮,它可以承受亏损和增长放缓;当自由现金流由正变负时,如果用户增长放缓,盈利能力下降,通常意味着危险信号。

因此,这三大趋势,如京东公司的三朵乌云,都是公司必须面对的隐患。

虽然2018年交易总量增长了30%,净收入增长了50.5%,但盈利能力却在下降。如2018年,京东连续经营亏损25亿元,2017年净利润1.68亿元。根据非美国一般会计准则,2018年京东净营业利润为35亿元,较2017年下降15亿元。

当羌东在幕后撤退时,北京很难摆脱寒冷的冬天

值得注意的是,这轮京东收入增长是由像京东这样的新企业推动的。作为电子商务的核心业务,京东商城的收入增长速度正在放缓。2018年仅增长26%,前两年增长40%以上。

京东商城收入增长放缓的直接原因是用户数量停滞不前。2018年,京东活跃用户首次突破3亿。对于京东来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但如果你能获得整个行业,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仅用了三年时间就获得了3亿多用户,与京东相比,速度非常慢。

拥有大量的起飞微信是非常重要的,两者的用户都是高度一致的。虽然京东在2014年有权进入微信,其购物入口直接指向京东,微信支付的第三方服务在京东也有一席之地,但似乎没有很好地利用这些资源。

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已达到11亿。2018年,京东活跃用户数达到3亿,但与2017年相比,仅增加1200万,与往年每年数千万用户的大规模增长不一样。

当羌东在幕后撤退时,北京很难摆脱寒冷的冬天

2018年,京东商城营业利润率达到1.6%,创上市以来新高,但与往年相比,增速也有所放缓,电子商务业务利润疲软。相比之下,新业务仍处于亏损阶段,不仅短期内不能盈利,而且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仅京东商城的造血能力远远不能满足扩张需求。

因此,在许多新业务的扩张中,京东必须使用现金储备,这直接导致其负自由现金流。就是这样。2018财年,京东自由现金流由上年的177亿元变为负79亿元,即一年消耗现金储备超过250亿元。2018年,京东花了很多钱。仅研发支出就增长了80%,达到121亿元。不久前,它还斥资27亿元收购了北京一家旧的五星级酒店——翠宫酒店。

这些投资占用了大量的现金,但大多数短期内不能带来直接的利润回报。随着自由现金流的收紧和资本市场的收紧,京东的内部造血能力将变得非常重要。

当羌东在幕后撤退时,北京很难摆脱寒冷的冬天 远虑:“内焦外困” 抛开财务报表中的数据,京东当前的处境,用“内焦外困”这个词来形容,再恰当不过。

2019年1月19日,刘强东未出席京东商城年会,由京东商城CMO徐雷主持。

徐雷于2009年加入北京东方,2018年7月担任北京东方商城轮值CEO。回顾2018年,他说:“我相信每个人都感到疲劳。在过去的一年里,北京东部历史上内外部环境的变化最为剧烈。”

当羌东在幕后撤退时,北京很难摆脱寒冷的冬天

徐雷,京东零售集团首席执行官

去年秋天,明尼苏达州的“桃子风暴”不仅损害了刘强东的公众形象,也损害了他在公司的声誉。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从那以后,刘强东一直处于休眠状态,他的出现急剧减少,经常缺席乌镇互联网会议和达沃斯经济论坛。这样一个重要的时刻,过去是一个愉快的时刻,现在已经推动徐雷、陈新生、王振辉等高级管理人员向前迈进,而刘强东本人也开始在幕后更加隐身。

因此,随着创始人的逐渐淡化,一个“后刘强东时代”的京东,正在慢慢拉开帷幕。

2019年2月26日,京东商城升级为京东零售分公司,许磊任首席执行官。

徐磊、陈新生、王振辉分别负责京东零售“三驾马车”、京东数字店、京东物流。作为刘强东在零售、金融、物流等领域的三大前端代理商,他们也将成为京东集团“第二”的强大竞争对手。

京东商城有15.78万名全职员工,京东集团将有数十万名员工。其中,副总裁以上的高级管理人员有数百人。例如,7Fresh总裁王晓松是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商城3C电子消费品零售集团消费品业务总裁冯毅也是京东集团副总裁。2019年,京东将加强绩效考核,100名以上副总裁中10%的高管将被淘汰出最终淘汰制。同时,新增基层职工15000人。京东物流计划在2019年招聘1万名一线员工。

在京东做一名行政人员,你不需要创造力,你只需要执行。所有工作的要点是三个字:没有错误。最后阶段淘汰制度的出现将进一步强化“行政文化”。此外,刘强东还打算利用大数据和数字工具提升京东集团的整体管理水平。他的目的是“从管理层寻求效率”。

当羌东在幕后撤退时,北京很难摆脱寒冷的冬天

李志刚在《庄敬东》中写道,刘强东必须亲自做每件事。十八位副总统向他报告说,他不能休息三个月,但这不是一个长期计划,所以他去了美国学习。正是在这期间,我遇见了我未来的妻子。

刘强东出生于1973年,将在几天内庆祝46岁生日,就在战斗的那一年。这次他真的准备好放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