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三、四线城市的车利兹销量增长率要比一线城市大得多?

2019-03-02 20:05 网络整理

为什么三、四线城市的车利兹销量增长率要比一线城市大得多?

中国第三线城市的一家超市每天销售20吨智利奶酪;在美国,同样规模的超市每天只能销售30公斤左右。

聂勇,来自世界互联网商人的记者

上午8点30分,来自上海金桥一家星巴克的智利人赫尔南·加西斯(HernanGarces)谈到了他在今年中国市场的所见所闻。”中国三线城市的一家超市一天可以卖出20吨智利切丽。在他的印象中,同样规模的美国超市每天只能卖出30公斤智利奶酪。

为什么三、四线城市的车利兹销量增长率要比一线城市大得多?

博汉南

赫南的父亲被称为“智利切利之子的父亲”。上世纪90年代,他第一次通过海运将智利切利卖给亚洲市场。据赫尔南说,当时的第一站是中国台湾。20多年过去了,中国已经成为智利Curi最大的海外市场,而旧金山LoGARCE(SFG)是赫尔南家族拥有的Cheli品牌,也成为中国智利最大的销售品牌。智利切利种植园87%的产品出口到中国,占中国市场的13%。

今年,在经历了十几个市场之后,赫尔南认为中国三、四线城市的高速增长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线上和线下销售渠道获得的数据支持了Hernan的直觉。大润发华东门店数据显示,今年,车里在三、四线城市的整体销量同比增长37%,其中JJ规格车里销量同比增长330%。天茂的数据显示,三、四线城市购买智利车的人数远高于一线城市。

为什么三、四线城市的车利兹销量增长率要比一线城市大得多? 中国小镇里的“车厘子自由”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春节,车厘子不但为吃货们贡献了甜蜜的口感,还提供了足够多的段子。

“春节访问不是很感人,取决于对方是否直接带着一大盒切丽去你家;朋友圈炫耀财富,不需要各种显眼的标识名列表,只需展示一碗切丽,就够了。”一篇名为“26岁,1万个月,买不起”的轰动一时的互联网文章“切里”这个词激发了“切里自由”这个词——甚至智利的赫尔南也听说过这个热门词。

在中国,车利兹仍然是“昂贵”的同义词。然而,这种来自南半球的红色水果现在越来越流行于三四线城市。

今年春节期间,车里子在华东大润发三、四线城市的销售增长明显高于上海等一线城市。数据显示,今年三、四线城市JJ规格(果径28-30毫米,俗称双钩)销量增长330%。过去,较便宜的J规格(水果直径26-28mm,俗称单钩)起到了主导作用。此外,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切丽(Tasmanian Cheli)和新西兰切丽(New Zealand Cheli)的售价几乎是普通智利切丽(Chilean Cheli)的两倍,它们也在三、四线城市开展了销售。

为什么三、四线城市的车利兹销量增长率要比一线城市大得多?

赫尔南德家族的智利切利兹人

三、四线城市的消费潜力也体现在其他进口水果上。根据河南省信阳市7家果品零售品牌100果园四级市门店的数据,春节期间,门店销售额同比增长107.1%,客户平均单价高达105元。其中,信阳最受欢迎的水果,除了来自东南亚的车里、智利和榴莲外,当地消费者也更喜欢购买整个榴莲。谁在三四线城市买车?在中国的三、四线城市,由于不断增长的消费渠道,车利兹已经成为“红炸鸡”。电子商务和物流的发展也使各种进口商品到达这些地区的消费者。

2018年底,尼尔森发布《中国家庭智能消费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当前中国消费市场的变化,一、二线城市消费趋于理性,三、四、五线城市开始享受消费升级。其中,海涛在三四线城市越来越疯狂。近年来,许多只在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出现的进口品牌在下行市场上获得了良好的销量。

上海财经政法学院研究员高立明试图用“中产阶级”与“负债率”的关系来解释三、四线城市消费升级的原因。他指出,到2020年,中国将有3.4亿中产阶级人口,但在一线和二线城市,却出现了一个“高负债中产阶级”的亚阶级。所谓“高负债中产阶级”,是指那些拥有相当昂贵的资产,如房地产,但受制于抵押贷款和其他压力,“资产而非财富”的阶级。

为什么三、四线城市的车利兹销量增长率要比一线城市大得多?

智利开花期的切丽种植园

相比之下,三线城市一方面面临着相对快速的中产阶级经济,另一方面却享有较低的负债率。

报告还以英国品牌戴森为例,展示了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能力——戴森的吹风机和吸尘器售价为3.4万元,但在过去四年中,其在三线以下城市的销售增长明显高于一、二线以下城市。

以切丽为代表的进口水果,也是一种得益于低迷市场消费升级的产品。

赫尔南认为,它在中国小城镇的流行部分是由于“稀缺性”。智利樱桃在中国的上市期仅持续了三个月,价格高企,瞬间让人感觉像是“限量版”。与市场几乎饱和的一线城市相比,智利的切丽在三、四线城市具有一些“新奇”的特质。随着通过各种渠道销售的商品数量的增加,市场迅速开放。

也许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三、四线城市,大包装的车里卖的更好。大润发华东数据显示,在上海,从车里到春节前20天左右,1公斤小包装卖得很好,其次是2.5公斤大包装卖得很好。但在三四线城市,一般都是2.5公斤的家装“歌唱主角”。

据华东大润肥业水果总监傅爱军介绍,这表明人们的消费习惯存在偏差。车里已经成为上海的一种传统水果,人们越来越多地从自己的食物中购买。然而,在三四线城市,人们还是更喜欢把它当作招待客人和送礼的选择,这被认为是一种“面子”水果。中国三、四线市场竞争面对三四线市场的崛起,新的线下渠道已经开始布局,并率先完成了中国小城镇的“车里子启蒙”。

为什么三、四线城市的车利兹销量增长率要比一线城市大得多?

切利兹种植园

达尔富尔进入中国大陆之初,奉行“农村环城”战略。以华东地区品牌店为例,170家店中约130家位于三、四线城市。自2017年以来,100个果园进一步增加了“沉槽”数量。目前,仅在河南省信阳市四线城市,就有7家店铺开业。

同时,在线渠道也增加了这些领域的渗透。报告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四线城市电子商务普及率较去年同期增长19%。同一时期,电子商务在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的普及率仅增长了1%,这也使得三线城市和四线城市的电子商务发展更快。以天猫为代表的综合电子商务平台、垂直水果在线零售品牌、“社区团购”模式,都在这些市场上发挥着不同程度的影响力。

天茂数据显示,二三线城市是网络购车的“主战场”。其中,三线城市的增长率高于一线城市,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天猫小二开友指出,这里的“生长空间”不仅指车里消费的数量,还指对特定品种的需求。今天,除了大小,挑剔的中餐对车里的甜度、脆度甚至水果形状也提出了不同的要求。结果,“甜心”、“雨儿”、“冰冰”等特殊品种的车里在天猫平台上应运而生。但是,与一、二线城市相比,三、四线城市的消费仍然存在“时滞”。目前,最受欢迎的是传统的智利红奶酪。

然而,由于电子商务和其他渠道的低迷,“时间差距”正在缩小。三、四线城市的消费习惯越来越接近一、二线城市。

去年以来,大润发和陶显达一直合作。在商店周围购买一定数量的钱的用户可以在一小时内享受免费服务。傅爱军表示,从三、四线城市的数据来看,在线订购的客户对高质量产品的接受度高于不在线订购的客户。这也使得达伦·法特敢于引进一些线下不敢展示太多的商品。例如,今年的3J智利切利(水果直径为30-32mm),以及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切利,大多通过“新零售”模式来完成销售。下一步,大润发财希望引进更多的高价位、小规模水果,如台湾菠萝,通过“新零售”模式尝试三四线城市。

物流和消费观念已成为制约电子商务进一步渗透的制约因素。

近年来,二线城市已成为车里子消费的焦点,这得益于冷链物流的不断完善和密集的预仓库。作为一种精致的水果,运输时间的长短将直接影响到车里的品质和消费者的体验。目前,天猫平台上的车里基本能在72小时内到达二线城市,这也使得成都等城市最近爆发了巨大的需求。相比之下,三、四线城市的冷链物流基础设施并不十分完善。

此外,三四线城市也保留了一些自己的购物偏好。例如,根据达伦法特的销售数据,在商店中大量称重车里的销售量仍然高于盒装车里的销售量。受多年习惯的影响,线下客户更喜欢手工选择车里,感觉质量更好,在三四线城市更明显。对于那些想要建立一个“标准化”的商业平台的人来说,如何进一步改变当地的消费观念也是一场即将到来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