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马鲜生:穿越3300公里,只为一箱梨

2019-01-09 08:00 网络整理

天下网商记者 丁波

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北缘,一月的库尔勒气温已经降到零下十几度。3300公里外的上海,则要暖和许多。

盛振明一行人从库尔勒出发,飞了十五个小时后,1月5日他终于在上海看到了盒马鲜生货架上码放整齐的库尔勒香梨。

打假

盛振明是库尔勒香梨协会会长,此行穿越大半个中国,就是来为当地香梨站台的,同行的还有库尔勒市副市长霍金龙。二人在上海静安区大宁音乐广场的盒马鲜生门店前,轮流向台下的人介绍自家水果。

盒马鲜生:穿越3300公里,只为一箱梨

梨虽小,关系着实紧要。

库尔勒地处新疆中部,是丝绸之路的咽喉之地。香梨种植基地则分布在孔雀河一带,因光照充足,昼夜温差大,该产区的香梨汁多渣少,水分、糖度相较于其他产区都更胜一筹,“皮薄肉细、落地即碎”是被引用最多的描述。库尔勒香梨也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件注册保护的地理表示农产品,诞生于1996年。

更有相传,库尔勒香梨就是西游记中的人参果。因盛名在外,库尔勒还得了“梨城”的称号。当地香梨种植面积达90万亩,带动就业20余万人,是农民增收致富的支柱型产业。但2018年,因遭受大面积自然灾害,香梨减产七成,收购价格创下近60年新高。

因良好的市场口碑及较高的价格,在线上线下不同渠道,一直都有商家用外地香梨冒充库尔勒香梨,贴上“库尔勒香梨”地理标志商标,用低价挤占市场。

盛振明开始奔赴各地打假,“2016年的时候,市场上90%的库尔勒香梨都是假冒的,对当地的香梨产业造成了明显影响,农民增收成了大问题。”经过三年的持续打假,市场上的假冒比例已经降到40%。目前,全国各地等待起诉的假冒案件仍有680多起。

搭桥

经过反复思索,盛振明觉得打假只是其一,要找一座桥,把正宗的香梨直接摆到消费者面前。

这座桥,就是盒马鲜生带动的新零售渠道。

盒马鲜生:穿越3300公里,只为一箱梨

盒马鲜生门店的库尔勒香梨

过去几十年,库尔勒人种植的香梨80%以批发的形式进入全国市场。“二十年前我还在基层工作时,我们用卡车把香梨运到上海这边,路上要走二十多天”,回忆起千里卖梨的场景,副市长霍金龙不无感慨。

而现在,通过盒马鲜生,库尔勒香梨最快30分钟内就可以被配送到全国不同城市的消费者家中。

从2016年开始,随着新零售和冷链物流的发展,香梨在线上的销量开始稳步提升,到2018年时线上销售占比已达到30%。盒马鲜生、本来生活等新零售平台也陆续找上门,从产区进行源头直采。没有了中间商赚差价,香梨在线上的价格优势很明显,既为种植户搭建了稳定的零售渠道,也给了消费者更多买到正宗库尔勒香梨的途径。

但盛振明知道,这远远不够。

标准

“品牌不仅仅要有知名度,还要有美誉度和忠诚度。”盛振明对库尔勒香梨的期待很高。

香梨是一个水果单品,其他省份也有不同品种的香梨进入市场。如何保证消费者对库尔勒香梨的认知统一?怎么保证香梨经过长时间储存后,依然有刚摘下的新鲜口感?

为此,库尔勒人颇费了一番心思。

盒马鲜生:穿越3300公里,只为一箱梨

库尔勒香梨(网络图片)

即便是本地产的香梨,重量不在90-150g的区间,就不能算是正宗的库尔勒香梨。皮厚有渣的,没有香味的,也不能算。香梨的卖相和口感必须保持一致,才有可能让消费者从不同的香梨里,分辨出库尔勒香梨。

同时,零售端也提出了更严苛的思路。

盒马鲜生采购经理画荻介绍,库尔勒香梨采摘后在原产地先筛选一次,出产地仓到摆上货架时,还要再经过盒马的两次品控筛选,“库尔勒香梨重量在90-150g之间,我们采购时区分出90-120g的小果和120-150g的大果分类包装,保证消费者买到的每一盒香梨,无论是线上下单还是线下购买,都是同样大小”。

对于存储和运输过程,盒马鲜生也同样有着严苛的标准。采摘后48-72小时入气调库,以氧气和二氧化碳作为主要储存气体,让香梨停止呼吸,果皮不在存储期间发黄。全程冷链运输,以此保证香梨的口感。

截至2018年12月31日,盒马已经在全国19个城市开设将近了120家门店,由此形成了一张全国性的新零售城市网络,目前库尔勒香梨已经进入全国8个区域的盒马鲜生,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南京城市的用户可以在线上线下购买。

升级

一颗香梨,牵动着上下游无数人的生计。梨不仅要卖得出去,更要卖得好。

如今的零售业态已不同往日,消费场景越来越丰富。新零售时代,一次特价、一张图片、一个形容词的修改都会让消费者的购买行为产生变化。每一个变化,都会被后台数据记录下来,并反映出消费者对产品及品牌的认可和忠诚度。

所以从种植到零售,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掉链子。这对整个供应链都是一种考验。

一份内部材料显示,盒马鲜生对提出采购标准中有一系列“不允许”,比如粗皮果、青头果、药斑果都不在采购范围内,单颗香梨的疤痕总面积≤1.0c㎡。

在此次上海的库尔勒香梨品牌推介会上,盒马鲜生率先和库尔勒签订了更深入的合作协议,一改以往采销模式下简单的买卖关系,对种植、仓储、运输等环节都提出了更高要求。据悉,深入这些要求具体到了种植基地的管理、化肥使用记录、农事操作记录、农产品残留物检测、糖度检测等细节。

盒马鲜生:穿越3300公里,只为一箱梨

霍金龙(左二)和盛振明(左一)在上海盒马鲜生门店

香梨收入占库尔勒农民收入的36%。“我们也希望帮助当地的产业发展,提升产能”,促成盒马与库尔勒合作的采购经理画荻表示,接下来会协助当地引入智慧农业系统,并推动产业精准扶贫,今后盒马鲜生销售的香梨,将拿出采购额的1%将进入政府扶贫基金。

这批走了3300公里的梨,故事才刚刚开始。

盒马鲜生的货架旁,盛振明和霍金龙仔细比看经过三次筛选的香梨和包装上的图片,讨论后觉得图片上的色泽还是深了一些,怕影响消费者对库尔勒香梨的认知。

“不是所有的香梨都叫库尔勒香梨!”

签约仪式现场,霍金龙这句话中气十足地说了两遍,对自家水果的自信不容辩驳。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