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开了!杭州这家店刷脸就能买书,还有什么“黑科技”

2018-10-28 22:00 网络整理

终于开了!杭州这家店刷脸就能买书,还有什么“黑科技”

文/天下网商记者 黄淑婷

过去的十几年里,实体书店的境遇急转直下。在互联网对人们阅读方式和消费方式的影响下,有一批书店陆续倒下,以近乎壮烈的方式宣告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有一批书店绝处逢生,用更优美的姿态向新业态进化。

10月26日,位于杭州的博库书城天目店,作为全国最大的天猫新零售体验书店正式开业,这也是天猫首次携手新华系实体书店,试图进一步探究未来智慧书店的可能性。全面升级后的书店里,智能付款、智能书架、人脸识别等多项创新技术都进入场景应用,消费者在店内购物,即可实现“扫码进店、自助选书、刷脸支付”,同时上线图书智能推荐和重力感应唤醒功能,提供人机互动的阅读新体验。

终于开了!杭州这家店刷脸就能买书,还有什么“黑科技”

博库书城天猫新零售体验店开业当天

博库书城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姝华表示,未来博库网络传媒集团将通过大数据分析,更精准的对读者的阅读偏好、购买类别、关注热点进行综合系统分析,为更加精准的图书推荐和阅读服务提供支撑。

《书谱序注疏》:工科生的书法情怀

高万林老先生在书店里滴溜溜转了两圈,店员上前一问,把他带到中国古文字注疏类书籍的货架前。老人家想找一本稀罕之书:《书谱序注疏》,唐代书法名家孙过庭的字帖,200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时印2900本,一上市就被哄抢一空。

年逾古稀的他本是哈尔滨人,早已退休,现在作为浙江工商大学杭州商学院的客座嘉宾,给同学们开书法讲座。他常来书店淘书,一为自己学习,也为给同学们备课。“想要学好书法,必须先好好了解老祖宗创造的汉字背后的涵义。”

他自嘲自己的书法是“半路出家”,学习得颇为坎坷。1966年,他18岁。“当时高考准备考到浙江美院来学书法,因为当时由国家批准,浙江美院是第一所开设书法篆刻专业的学校。”

后来,文革开始了。等再稳定下来是十年以后,老先生准备再次参加高考,可是28岁的他却因超过了艺术院校招生年龄只得留在当地上了哈尔滨工业大学。“领导子女和我换了专业,他们想去学王牌专业焊接,我乐得高兴去学没人学的铸造,因为对我学书法篆刻有帮助。”

毕业后,他留校成为工科专业的教师,一教就是几十年。教书之外,他也没忘记遍拜名师苦练书法。退休后,他曾在哈尔滨办过书法美术学校。三年前,他突然决定举家迁往杭州,“杭州是我年轻时梦寐以求想来的城市,名人故居和古迹都多,能常去参观对我来说有所裨益。”他说,“我还是来得太晚了,要是早点有‘社保一卡通’就好了。”

现在的他,常常要清晨4点多钟起床,坐2小时的班车去桐庐的校区给学生们上课。虽然辛苦,但他乐此不疲,为此他也经常需要购置新的书法专业书籍。“我儿子老跟我说可以到网上买书,可我嫌麻烦,在实体书店翻翻买了就立马可以拿回家看,干嘛要在网上等两三天呢?再说了,上网弄这个太麻烦,我也学不会。他工作忙,来看我们一趟也不容易,不想总麻烦他。”高万林说自己是不喜欢麻烦别人的性格。

常被儿子笑话是“老古董”的他不服气,也想学习互联网这个“高科技”。他最近新换了一台华为智能手机,从邻居那学会了和家人打视频电话。听说只需要绑定支付宝账户开通免密支付,以后买书只要拿着书站在智能支付通道,刷脸就可以进行支付,连扫码都不用,他欣然让店员指导自己操作一番。“方便啊,以后买书结账就可以不麻烦店员了。”高万林对记者说,“有的时候看他们一边摆货卸货还要招待客人,跑来跑去挺辛苦的。”

《时间简史》:宇宙那么大,烦恼那么小

下午一点左右,徐若洲照常来到了店里。“(这家店)好像从六七月就开始在改装了吧,今天装好了啊。”正读大三的她在附近的语言机构学托福课,每周两次,上午的听力课从10点到12点,下午的阅读课从2点半到4点半。中午的休息时间里,她吃好饭便会过来坐坐,有时点杯饮料翻翻书,有时靠在沙发上打个盹儿,因为“这家店不卖教辅书,家长和小孩子少,大家都安安静静看书,氛围比较舒服。”

终于开了!杭州这家店刷脸就能买书,还有什么“黑科技”

智能导购书架的电子屏上能扫描显示书评

路过书架前崭新的电子屛时,她停了下来。这是店里的新装备——“智能导购书架”,货架上的屏幕会自动显示图书的信息简介,还有来自线上的一些购书者的读书评论。

“阅读霍金,懂与不懂,都是收获。”

“作者笔下的宇宙,是按照光年计算的宇宙,他描述的时间,是以亿万年来度量的时间。以这个尺度看宇宙,连太阳系都只是匆匆过客,更别说如蝼蚁般生活在一颗蓝色星球上的芸芸众生。我们的一生,不过是无边无际时间中的一瞬。”

屏幕上显示的是上一位客人扫描过的《时间简史》的书评。徐若洲拿起一本,摩挲着封皮。“这也是我小时候的科普读物、枕边书,每天睡前都让我爸妈给我讲几页。”冥冥之中,这个小女孩与“宇宙大爆炸”“黑洞”“夸克”结下缘分。

“初高中时就喜欢这些,所以读了理科,大学又选了物理专业,毕业了也还想去国外继续学理论物理。”她半喜半忧地说道“但是来自周围人的意见都是让我好好考虑,理论物理的研究很难做,而且还要做好没有经济回报的思想准备。”在她们专业,同学们戏称“物理本科生转行是一件比不转行要正常的多的事”。

“决心是早就下了。”徐若洲翻看着这些评论,有人说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看没看懂,有人如醍醐灌顶将它奉为启蒙,让她回想起初读时那种“仿佛离这个浩瀚宇宙的运行中心近了一步的兴奋感”。她沉思了一会儿:“我家里那本好像已经找不到了。”说完,又拿起一本出门去了。

做一家“有温度”的书店,陪着读者长大

其实,这并不是天猫第一次做新零售书店。在国资背景的博库书店之前,邹斌和妻子罗红经营的志达书店早在今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就已经开始了与天猫的合作探索。

终于开了!杭州这家店刷脸就能买书,还有什么“黑科技”

改装完工的志达书店

这家位于上海复旦大学南门外,至今已经历了14个春秋的老书店,在新零售解决方案的改造下变得焕然一新。无感支付的“黑科技”吸引了更多的关注度,罗红说:“以前是周边的老师学生和居民来得多,现在也会有读者专门从浦东、徐汇那边过来,还有专门从杭州来的。”

“一楼的书店里现在就只留一两个店员值守打理,更多的人力从收银工作里解放了出来,大家有更多的时间一起策划二楼悦悦书苑的活动了。”在邹斌夫妇看来,无感支付的书店只是将消费者们购买和阅读书籍这件事极简化,还原书店最本身的功能。而悦悦书苑依托书店,作为承办讲座、学会、沙龙的场所,为读者们提供“深阅读、深交流、深分享”的专业知识服务,并保持常态性社区化互动,这是作为一家“有温度”的实体书店更需要去关注的事。

终于开了!杭州这家店刷脸就能买书,还有什么“黑科技”

志达书店内

随着这次作为天猫未来店翻新的宣传,志达书店再一次成为话题,连名人们也找上门来。“电影《一出好戏》的宣传期那会儿,黄渤也发售了他的导演手记《有点意思:我的电影日记》。他在我们悦悦书苑办了几场新书首发见面会,就希望能在这样一个距离亲密的文化空间里,让读者和观众们更加了解他和他的作品。

邹斌和罗红热爱书店这一行,在他们还只是复旦大学的大四学生时,就租赁了书报亭的一个书架开始卖书,毕业后也压根没有去想找工作的事,直接就把开书店当成了事业。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喜欢。”

终于开了!杭州这家店刷脸就能买书,还有什么“黑科技”

黄渤在悦悦书苑举办见面会

热爱这个行业,就是不但要做,还要把它做好。邹斌和罗红一有空就经常去听书店经营管理相关的讲座,在图书电商行业一路高歌猛进的年代,他们不是抱怨变化,而是主动适应和接受,敏锐“触网”。2006年,他们在淘宝上开设网上书店,以同年出生的女儿悦悦命名。2009年,又上线天猫平台。罗红笑说:“从那以后,我们就有两个宝贝要疼了。”

现在的悦悦图书天猫店,已经拥有超过70000个图书品种的库存,拥有线上粉丝18.9万,成为一家日渐成熟的天猫店。而今年13岁的悦悦,也出落成一个书卷气十足,亭亭玉立的少女。罗红说,悦悦阅读范围广,既喜欢读《红楼梦》《古文观止》这些中国古典文学,也喜欢读《动物庄园》之类的外文原版小说。课余时间,她也常常参与店里的活动。“店里改装完重开业那会儿,她帮忙向同学宣传,还会拉着朋友们一起来听沙龙和讲座。”

十四年间,这条路上的书店来来去去,有不少罗红学生时代的书店也不在了。志达书店却成为悦悦这代人的成长记忆。罗红说,书店当然还要开下去,“想守住自己的青春回忆,也希望能陪伴着一批批读者长大吧。”